CP还是冷的香。

【勋兴】小段子们

1.无痛分手

张艺兴跟吴世勋分手后,跟没事儿人似的,该吃吃,该喝喝,跟兄弟们勾肩搭背谈笑人生。吴世勋忍不住问他:“你真就一点儿也不难受啊?”
张艺兴白眼一翻:“你懂个屁,这叫无痛分手。”
吴世勋顶嘴:“但我会痛啊。”
那一刻张艺兴大概明白了心空是什么感觉。

当晚他们就复合了。在床上。
还挺痛的。

2.小狼狗

宠物店里大概有二十来只狗子,张艺兴一个也不喜欢。
“老板有狼狗吗?”
“不好意思,没有。”
吴世勋倚着桌台,眼神迷离:“我就是你的小狼狗。”
老板有点儿尴尬。
张艺兴连连摆手:“别听他胡说!”
老板呵呵一笑,打算一笑而过。
“他是狼。”
“嗷呜~”
“滚开啦!”

老板:……你们都滚开啦。

3.纹身

吴...

【勋兴/边兴】吴松打虎 (一发完)

景阳冈(划掉) 景羊冈爱情故事


张艺兴今天早上是被鞭炮炸醒的。

他慌里慌张把店门张开,看见外面街上已经热热闹闹挤了一堆人。

这些人在干嘛?当然不是来张家饼店买饼的,毕竟张老板的手艺实在一言难尽。问了卖梨的郓哥才知道,有个好汉把景羊冈上那只伤人性命的大虫给收拾了,乡亲们这才夹道欢迎,都想见识见识英雄的风采。

远远看着有个挺拔汉子乘高头大马而来,街上的姑娘们开始尖叫起来。张艺兴迷迷瞪瞪,也跟着吆喝:“大英雄!了不起!”

身后有人嗤笑着扑了上来,张艺兴差点儿被压一趔趄。

“伯贤,能不能轻点儿!”

“不能~”边伯贤腻腻歪歪挂在张艺兴后背上。

“别耽误我看大英雄。”...

以后winner相关会放到小号☞ @冷拿

已经写完的豆眼文已经搬了过去,小号用来专心嗑拿(๑´ㅂ`๑)

【边兴/开兴】小虎子追爱记 03


然而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。


晚上张艺兴起夜时,迷迷糊糊看见阳台有火星明灭。他登时就有点上火,趿拉着拖鞋快步走过去。但等他走近了才借着夜景的光亮发现,这人的身形明显比金钟仁小了一号。

虎子正扒拉着栏杆抽烟呢,听见声响回过头来,诧异地和张艺兴对上了眼。

“那个,哥... ...”

张艺兴明显比他更诧异,有点儿懵圈地应了声:“啊。”

虎子觉得嗓子有点儿紧,干巴巴的。

“那什么... ...我这——”

他瞄了眼自己手里的烟,憋了两秒,然后不知哪来的狗胆,夹起烟深吸了一口,盯着张艺兴慢慢喷出个烟圈。

“我这吸烟呢。”

张艺兴被这迎面而来的风骚弄得有...

【勋兴/嘟兴】你房里有鸡吗? (中)

#本章鹅王失前蹄


张姓小哥嗷地一嗓子跑了出去,吴世勋一愣,也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。

他一边安抚怀里受惊的鸡,一边高声喊着:“张公子留步!”

张艺兴回头一看,一人一鸡正加速朝自己冲了过来。

我留你个鸡8步!

张艺兴咬着牙跑得更加不要命。


等一前一后两股烟儿卷进都府大门,俩人都愣了。

张艺兴叉着腰,累得声音劈叉:

“你怎么能进都暻秀的家门?!”

吴世勋兴奋地抱紧了怀里的鸡,上前一步:“兄台也认识暻秀?”

“别过来!!!”张艺兴歇斯底里。

吴世勋捂着鸡又退了回去。


下人进来通报说吴世勋和张艺兴一起登门时,都暻秀正在后院,搂着精致的饲料小盆,望...

【勋兴/嘟兴】你房里有鸡吗?(上)

#依旧会很短


吴家少爷,爱好养鸡。

宽敞的别院里,散养着数百只鸡。各个花色,各个品种,百鸡争鸣,欣欣向荣。长安市井间戏称吴少“鸡王”,他倒不以为意,甚至有点膨胀。


这天,天光微露,满院子雄鸡又开始梗着脖子报晓。吴世勋听着鸡叫,满意地伸着懒腰醒来。

美好的一天从爱鸡开始。早饭毕,吴少爷收拾停当,环抱起一只毛羽鲜亮的花毛公鸡,满心欢喜地撸了几把,优哉游哉晃出门去。

今儿是正月初十,正是年后的闲散日子。这不,吴少爷带上个随从,揣着大公鸡就要去城北都府登门拜访。


这城北都家是大门大户,都老爷在朝廷为官,独子都暻秀也不情不愿地被老爷子安了个闲职,强制报效朝廷。但都少爷的兴趣并不在...

【边兴/开兴】小虎子追爱记 02


#虎子追爱,依旧没有进展【滚

虎子的右腿还是保住了。

当时,艺兴捡了手机就往门口走,金钟仁缓过劲儿来,起身长腿一迈,伸手把刚打开的门啪地合上,不讲理地从背后框住了艺兴。

“起开。”

“我不。”金钟仁声音黏糊糊的,顺便贴上了艺兴的后背。

沙发上的虎子感到眼睛一阵刺痛。

艺兴扭了下身子往后撞了金钟仁一把,转过身面对金钟仁,有些气恼。金钟仁倒从善如流,微耷着眼,双手虚撑着门,慢慢又贴上去。

艺兴仰着头看金钟仁,亮晶晶的下垂眼里写着不满。

没等他开口骂人,金钟仁倒是主动卸了点儿力气,松开了桎梏,语气颇有些无奈:“真不是我。”

艺兴沉吟几秒,撇撇嘴:“但是伯贤不会抽烟。”

虎子刺痛的...

【边兴/开兴】小虎子追爱记 01


或许,我也会写甜文吗?

 

周末,虎子照常晚起,照常出房间去洗漱,照常看见开兴互喂早餐... ...哎?等等,不是昨天还冷战着么?

又白劝了。

虎子想到昨天艺兴哭唧唧抱膝看雪,自己又心疼又兴奋,严肃认真地挑拨离间小半天,看来还抵不过黑孩房间里的两小时啊。

这边艺兴正张着嘴乖乖等钟仁喂饭,耳朵红红地通透着。

妈的... ...好可爱... ...虎子捂住了眼睛。

 

艺兴有安排,出了门。门锁一落,只剩下虎子跟金钟仁端坐客厅沙发两头。

“厉害啊。”虎子幽幽开口,眼睛还盯着电视。

“还行吧。”金钟仁抠抠指甲,云淡风轻。

“暂时和...

© 三躇 | Powered by LOFTER